給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審答辯狀

答辯狀 時間:2018-07-07 我要投稿

  再審答辯狀

  答辯人(被申請人):王**,男,19**年*月*日生,漢族,住上海市閘北區***路***弄***號***室。

  被申請人王**針對申請人王**、王**、王**不服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甘民一民終字第242號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一案(案號:2015民申字第1871號),提出答辯意見如下:

  一、二審判決查明的被繼承人遺產的數量和范圍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首先,天一藝術館內存放的畫作、文物不屬于被繼承人的遺產,無論其館藏畫作、文物數量多寡,皆與再審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無關。其次,天一藝術館內館藏畫作與文物的數量已經查實。一審法院在一審開庭前即對天一藝術館進行了查封、清點,共統計在冊畫作117幅及石魯的《書法對聯》一幅。再審申請人與被申請人對此皆予以認可

  ,不存在所謂的“重大遺漏”。事實上,天一藝術館在被繼承人生前為了文化交流而捐贈過部分畫作和文物,申請人卻一再抓住以前宣傳冊上的畫作和文物數量來認作現存館藏畫作文物數量,實在不合邏輯。

  再審申請人聲稱現陳列于天一藝術館的117幅畫作中,其中14幅被王亞民用復制品替代。被申請人再次聲明:天一藝術館不是遺產范疇,館內是放原作還是復制品,完全是其內部管理以及保護畫作的需要,與本案沒有任何關系。

  王**所持有之《孫悟空》畫是被繼承人所贈小幅《孫悟空》,亦不屬于遺產。被繼承人生前曾多次向兒孫贈畫,三位再審申請人也擁有多幅被繼承人所贈的畫作,被申請人王**作為被繼承人之子,擁有一幅父親所贈的畫作實屬正常,且被繼承人向被申請人贈畫時出具了贈與證明,足以證明小幅《孫悟空》畫作為被繼承人所贈。再審申請人所主張的是2010年連同數十張名人畫作在被繼承人家中被盜的精品《孫悟空》畫作,該精品《孫悟空》畫作不同于被申請人所持有的小幅《孫悟空》畫作,是兩幅不同的畫。家中畫作被盜后,被繼承人懷疑是申請人王少平偷畫,因此對于失竊的精品《孫悟空》畫作應當由王少平來說明情況。

  再審申請人稱被申請人王**盜取了天一藝術館180幅畫作,該說法是對被申請人王**的XXX。再審申請人在2013年3月在天一藝術館取畫一事,是被申請人張帆主持藝術館工作時安排給被申請人王亞民的工作。對此,再審申請人已在二審答辯狀中作了澄清,此處不再贅述。盜竊行為是受我國刑法所規制,由國家公權力機懲治的違法犯罪行為,申請人作為自然人,卻一再XXXX被申請人王亞民。王亞民對此嚴正抗議,并保留追究申請人法律責任的權利。

  二、 二審判決對于存放于天一藝術館的全部畫作與文物所有權歸屬認定正確;對天一藝術館土地使用權、房產的性質與歸屬認定正確。

  天一藝術館作為2007年依法登記設立的民辦非企業單位,是獨立的財產主體,存放于天一藝術館內的全部畫作和文物是天一藝術館的合法財產!睹褶k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申請登記民辦非企業單位,應當具備有與其業務活動相適應的合法財產。被繼承人王天一為了收藏展覽自己的美術作品及所收藏的文物,進行文化和學術交流,在藝術館設立之初,就向成縣文化局報備過相關畫作,作為藝術館與其業務活動相適應的合法財產。因此,天一藝術館內的畫作的所有權已轉至天一藝術館,不再由被繼承人王天一所有,不屬于被繼承人的遺產,二審判決對于天一藝術館內的畫作與文物歸屬的認定完全正確。

  天一藝術館1.55畝的土地使用權使與房產是天一藝術館應具有的與其業務活動相適應的合法財產,是1995年由成縣文化局征收城關鎮中心行政村的土地并劃撥給天一藝術館使用的,用地類別為“文化用地”,土地所有權歸成縣政府,使用權歸天一藝術館,不屬于被繼承人的遺產。天一藝術館現有房屋40間作為藝術館的展區及辦公場所是藝術館進行業務活動所必需的場所,屬于藝術館應具有的與其業務活動相適應的合法財產,在藝術館存續期間任何人不得侵占、私分和挪用。

  分割天一藝術館畫作、文物、房屋、土地使用權將使天一藝術館無法存續,且違背被繼承人生前夙愿。正如二審判決所認定的,天一藝術館是被繼承人王天一為造福家鄉文化產業而創辦的弘揚藝術傳播文化的公益性單位,其主要業務活動是收藏展覽王天一畫作與其收藏的文物,若分割天一藝術館內所的畫作、文物,天一藝術館將無作品可供展覽;若分割天一藝術館的房產、土地使用權,天一藝術館將無場地開展業務。被繼承人王天一生傾其一生籌建了天一藝術館,以其通過舉辦作品展覽和學術交流活動為家鄉的文化事業發展貢獻力量,被繼承人王天一前曾多次表示“天一藝術館我生為藝術館,死后為紀念館”,在被繼承人王天一寫給成縣縣委書記、縣長的工作匯報里,被繼承人也表達了希望天一藝術館由政府運營管理,讓其作品永留成縣的愿望。因此再審申請人提出的分割天一藝術館內全部畫作、文物、房產和土地使用權的請求違背了被繼承人的生前夙愿。

  至于再審申請人在二審中請求法院對天一藝術館的畫作、文物、房產及土地使用權作“紙面分割”,明確歸屬,保留藝術館完整性的說法,被申請人認為此種說法荒唐至極。我國法律沒有所謂的“紙面分割”的規定,一旦法院對天一藝術館畫作、房產及土地使用權進行分割,再審申請人對于分到其名下的財產即擁有物權法意義上的所有權,再審申請人若要取回變賣畫作,出租、出售房產土地將不存在任何法律障礙,屆時法律將無法保護天一藝術館的完整性,天一藝術館將難逃被分割解散的命運。因此,再審申請人提出的所謂“紙面分割”,保留藝術館完整性的說法是自相矛盾的。再審申請人為了分割天一藝術館,官司打到了最高院,其目的已昭然若揭,完全是覬覦天一藝術館的經濟價值,其保留天一藝術館完整性的說法完全不可靠。

  三、 對于再審申請人王百靈的繼承權問題,二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再審申請人王百靈系被繼承人的孫女,王百靈在祖母、父親與叔叔均健在且未放棄繼承的情況下,無權繼承祖父的遺產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被繼承人退休后有充足的退休金保障生活,無需王百靈為被繼承人提供主要的經濟來源,王百靈也沒有給予被繼承人勞務等方面的主要扶助。因此,二審法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認定王百靈沒有對被繼承人盡到主要贍養義務是完全正確的。王百靈本來就是被繼承人的親孫女且王百靈雙親健在,被繼承人帶大王百靈是協助王大平夫婦撫養王百靈,王百靈與被繼承人之間無論從法律上還是從事實上都是正常的祖孫關系不可能是所謂的“養孫子女”的關系。被申請人完全認同二審法院對于王百靈不具有繼承權的認定。

  最后,被申請人王**提請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注意,對于弘揚王天一先生的藝術遺產,一邊是被申請人耄耋老母與次子王亞民殫精竭慮,多方奔波、多方求助,出版紀念文集,保護藝術館;另一邊是申請人勞師動眾,煞費苦心,不顧老母親高齡病危,一再發起訴訟,進而強行霸占老人在蘭州的住房和二審判決中屬于被申請人的房產。還多次對王**進行人身攻擊,阻撓被繼承人文化研討會順利召開,擾亂藝術館的相關保護計劃。申請人不顧人倫,唯利是圖的丑惡嘴臉為世人所不齒。

  綜上所述,被申請人王亞民認為,于情于理于法,二審判決皆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再審法院應當在審查材料后,駁回再審申請人的再審請求。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答辯人:王**

  20XX年7月22日

相關推薦
魔兽世界吧 2019年香港开奖结果+全年纪录 pk10牛牛公式解析 宏琳策略配资 内蒙古彩票快3下载 最准的特马网站+免费网站 波克棋牌游戏下载 北京pk拾手机app排行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 在线教育股票有哪些 幸运赛车怎么看计划